投稿指南
来稿应自觉遵守国家有关著作权法律法规,不得侵犯他人版权或其他权利,如果出现问题作者文责自负,而且本刊将依法追究侵权行为给本刊造成的损失责任。本刊对录用稿有修改、删节权。经本刊通知进行修改的稿件或被采用的稿件,作者必须保证本刊的独立发表权。 一、投稿方式: 1、 请从 我刊官网 直接投稿 。 2、 请 从我编辑部编辑的推广链接进入我刊投审稿系统进行投稿。 二、稿件著作权: 1、 投稿人保证其向我刊所投之作品是其本人或与他人合作创作之成果,或对所投作品拥有合法的著作权,无第三人对其作品提出可成立之权利主张。 2、 投稿人保证向我刊所投之稿件,尚未在任何媒体上发表。 3、 投稿人保证其作品不含有违反宪法、法律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之内容。 4、 投稿人向我刊所投之作品不得同时向第三方投送,即不允许一稿多投。 5、 投稿人授予我刊享有作品专有使用权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通过网络向公众传播、复制、摘编、表演、播放、展览、发行、摄制电影、电视、录像制品、录制录音制品、制作数字化制品、改编、翻译、注释、编辑,以及出版、许可其他媒体、网站及单位转载、摘编、播放、录制、翻译、注释、编辑、改编、摄制。 6、 第5条所述之网络是指通过我刊官网。 7、 投稿人委托我刊声明,未经我方许可,任何网站、媒体、组织不得转载、摘编其作品。

数字影像身体的审美特征

来源:数字与缩微影像 【在线投稿】 栏目:期刊导读 时间:2020-09-09
作者:网站采编
关键词:
摘要:关于影像身体的思考曾经是经典电影理论的重要内容,这主要建基于一个共识,即电影不是画面书写,而是一种直接作用于人们身体的艺术形式。如苏珊·桑塔格所说:“电影有其自身

关于影像身体的思考曾经是经典电影理论的重要内容,这主要建基于一个共识,即电影不是画面书写,而是一种直接作用于人们身体的艺术形式。如苏珊·桑塔格所说:“电影有其自身的方法和再现逻辑,这些方法和逻辑,远不是一句‘它们主要是视觉性的’就能涵盖的。电影给我们展示了一种新的语言,一种直接体验面部和动作的语言来谈论感情的方法。”[1](P.285)事实上,不少理论家曾就电影中的身体进行过多个角度的叙述。巴拉兹认为印刷术的发明使人的面部表情逐渐减少,许多事情都可以从书本上读到,所以靠面部来表情达意的方法便渐归淘汰,但电影的出现使人们回复对视觉文化的注意,面部表情能迅速传达出内心的体验,并且设法给予人们新的面部表情方法,不需要语言文字的媒介。[2](P.5)巴尔特曾专门就著名瑞典女演员嘉宝的脸而撰文,并将嘉宝与赫本的脸进行比较,得出“嘉宝的脸是概念,赫本的脸是实质;嘉宝的脸是理念,赫本的脸是事件;嘉宝的脸是原型,赫本的脸是凡人;嘉宝的脸叫人敬畏,赫本的脸叫人迷恋”的结论。[3](P.61)克拉考尔认为电影的脸部特写本身就是目的,而非叙事或建立意义的手段。陶西格在《破相》中写道:“我将脸视为表象的譬喻,表象中的表象,譬喻中的譬喻,如果你愿意,也可说脸是秘密本身的元表现,一种显现的原始行动。因为脸本身是一种偶发,位于灵魂假面与灵魂之窗交接的魔幻十字路口,乃善加维护的公共秘密之一,为日常生活所必需。”[4](P.105)。电影的身体面向一度被喧嚣的视觉技术所遮蔽,事实上,在电影迈进新的历史轨道后,数字电影中的数字身体却使这一理论焕发了生机。

一、影像身体及其主要形态

影像身体是指银幕空间中演员利用自己的身体所塑造的形象。它是电影魅力的重要来源之一,观众对电影的迷恋,除却对猎奇的故事和光学技术的好奇外,对各类或美或丑或古怪或神奇的银幕身体的钦慕也是重要原因。劳拉·穆尔维所谓的电影满足观众窥淫癖的理论,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观众对银幕上的身体尤其是女性身体的迷恋。影像身体之所以重要,乃是因为它是联结创作者和观众的纽带,电影意图的呈现也惟有通过银幕上的身体进行表达。如德勒兹所说:“电影正是通过躯体(而不是躯体的中介)完成它同精神、思维的联姻。”[5](P.43)而这从根本上也说明了电影是关于身体的艺术,是塑造身体的艺术。人物塑造是电影制作的核心事件,而身体就是承担一切的载体。

影像身体的魅力传播主要依托演员和观众,准确地说,是演员的身体和观众的身体,前者可分为日常身体和表演身体,后者即观影身体。“作为电影语言的身体,它既是一种表意语言,本身又是‘人’的全部载体,它还具有实用性质和自然审美意义。我们把后者称之为‘日常身体’,而把作为电影表意用途的身体称之为‘表演身体’。具体到一个演员而言,这两者是一个‘身体’,但却又时常发生间离甚至冲突。”[5](P.53)日常身体即人们在生活中大多数时候的身体状态,是直接融入生活的身体状态,对于演员来说,其日常身体就是他在银幕或舞台下的身体,非表演时的身体。表演身体是演员特有的身体状态,也是最易与影像身体发生混淆的概念。简单来说,影像身体是一个成品形象,是演员已经塑造完成,观众在银幕上观看到的身体;而表演身体是介于演员的日常身体和影像身体之间,即演员的日常身体在向影像身体过渡的一个阶段性的身体。而且,影像身体是经过艺术加工过的具有非常醒目的审美标志的身体,像汤姆·克鲁斯在《碟中谍》系列中扮演的伊森,又如希斯·莱杰在《蝙蝠侠·黑暗骑士》中扮演的小丑形象等,这些身体虽然是由演员扮演,但也是仅仅存活在影像中的虚拟形象,演员利用自己日常身体通过不断地进行生理和心理上的改造和创造,以期达到理想的虚拟形象所要求的身体就是表演身体。举例来说,在塑造某些角色时,演员需要借助外力改变身体的状态,变得肥胖或者消瘦,模仿一个残疾人甚至动物,或者具有某些如舞蹈、武术、航天飞行等技能;以及在其肉身状态不变的情况下,在心理和习惯上进入角色的人格特征,如暴躁、忧郁、幽默、愚笨等。总之,不管是身体还是内心,当演员开始有意识地塑造他的身体时,他的日常身体就成了表演身体,他的肉身就成为了他创作的基本工具。在不断的表演活动中,从一个角色到另一个角色,演员的三重身体的关系也变得微妙起来。首先,演员的日常身体变得不再稳定,因为它随时要变化进入到表演身体和影像身体状态,不仅如此,表演身体和影像身体的状态会持续相当一段时间,并不会简单地随着表演活动的结束而结束,它们会影响演员的日常身体,这既是指身体的形态不会短时间恢复到表演身体之前的情况,也指心理状态不会马上恢复到日常自我,如此,其日常身体就会和表演身体及影像身体保持在一种若即若离的纠缠关系中。因此,演员的身体会一直处于日常身体、表演身体和影像身体之间的循环往复中。它是一具不拘于某个固定状态的身体,具有不可否定的流动性和暧昧性。

文章来源:《数字与缩微影像》 网址: http://www.szyswyx.cn/qikandaodu/2020/0909/389.html



上一篇:数字动画艺术中角色设计表达
下一篇:“造字”小生叶天宇,让“平价字”闪亮登场

数字与缩微影像投稿 | 数字与缩微影像编辑部| 数字与缩微影像版面费 | 数字与缩微影像论文发表 | 数字与缩微影像最新目录
Copyright © 2018 《数字与缩微影像》杂志社 版权所有
投稿电话: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