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指南
来稿应自觉遵守国家有关著作权法律法规,不得侵犯他人版权或其他权利,如果出现问题作者文责自负,而且本刊将依法追究侵权行为给本刊造成的损失责任。本刊对录用稿有修改、删节权。经本刊通知进行修改的稿件或被采用的稿件,作者必须保证本刊的独立发表权。 一、投稿方式: 1、 请从 我刊官网 直接投稿 。 2、 请 从我编辑部编辑的推广链接进入我刊投审稿系统进行投稿。 二、稿件著作权: 1、 投稿人保证其向我刊所投之作品是其本人或与他人合作创作之成果,或对所投作品拥有合法的著作权,无第三人对其作品提出可成立之权利主张。 2、 投稿人保证向我刊所投之稿件,尚未在任何媒体上发表。 3、 投稿人保证其作品不含有违反宪法、法律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之内容。 4、 投稿人向我刊所投之作品不得同时向第三方投送,即不允许一稿多投。 5、 投稿人授予我刊享有作品专有使用权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通过网络向公众传播、复制、摘编、表演、播放、展览、发行、摄制电影、电视、录像制品、录制录音制品、制作数字化制品、改编、翻译、注释、编辑,以及出版、许可其他媒体、网站及单位转载、摘编、播放、录制、翻译、注释、编辑、改编、摄制。 6、 第5条所述之网络是指通过我刊官网。 7、 投稿人委托我刊声明,未经我方许可,任何网站、媒体、组织不得转载、摘编其作品。

人人都是数字仓鼠:我们为何越来越喜欢将信息

来源:数字与缩微影像 【在线投稿】 栏目:综合新闻 时间:2021-04-07
作者:网站采编
关键词:
摘要:图源:图虫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Lilyann,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你是否喜欢把所有的照片、视频、文档、表格、作业、课件全都分门别类地归档好,然

图源:图虫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Lilyann,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你是否喜欢把所有的照片、视频、文档、表格、作业、课件全都分门别类地归档好,然后从手机复制到电脑,从电脑备份到网盘,再折腾到移动硬盘,就算平时不会特意翻看,也舍不得删掉。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可能是一只典型的“数字仓鼠”。

网络时代,我们通过各类技术储存信息和记忆,将它们数字化,当生活的瞬间定格成为一个一个按照时间、地点、人物命名的文件夹,这背后反映出怎样的媒介心理?

为什么要选择做数字仓鼠?

数字仓鼠有哪些魅力?笔者在社交平台上共收集了14位网友的想法,分别进行线上对话后发现,大家的目的与表现不尽相同。概括而言,分为情绪性与功能性两大类别:

数字记忆能使人获得一定的情绪代偿

有12位网友反映,及时归纳资料,上传到本机或云端,能够迎合他们的心理诉求。例如,“舍不得扔,所以保存”带来的怀旧感;“买了不止一个大容量硬盘存与自己有关的各种文件,每次看都会勾起意外之喜”的惊喜感;“分门别类收纳照片和视频,将回忆的拼图在数字世界拼凑完整”,获得集邮式的成就感;“将文件备份到网盘,怕有朝一日会用到”的安全感;

以及,较为有趣的是,“由于自己比较难记住对方的脸,所以才想把生活中的细节都记录下来”,通过数字技术来帮助人脑记住更多维度的回忆,也增添了一份真实感。

更加特别的是,还有一位受访对象提到,建立待办收藏夹的行为也是数字仓鼠症的体现,虽然并非收藏回忆,而是记录未来希望完成的计划,心愿越积越多,不会刻意删除,“这也是一种希望自己未来变得更好的期许感”。

数字记忆能够提供功能性支持

有3位网友也提到了数字记忆在实际生活中能够给予的真实帮助。例如,将照片排序上传备份,易于后续翻看查找;留着每一期的论文与文献积累,这是之后做类似选题时的前置基础材料;受“工作留痕”的思维影响,定期会对已有的材料重新梳理,进行阶段性复盘与总结。

通过采访,不仅能够基本总结出以上“数字仓鼠症”的具体表现,而且也反映出这种行为的本质与类别划分:其本质上是一种对数字资料的堆砌,按照时间分类,可分为对已有具象记忆(如照片、文件、录音等)的收藏,以及对未发生的抽象计划(如计划表、心愿单等)的陈列;按照公开/私密性分类,也有个人电脑、云端、公共网络等媒介载体之分。

不过,数字仓鼠也并不是全盘上传、存储自己的记忆到云端。这其中,个人能够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对数字记忆进行再加工。具体表现为筛选(比如有位采访对象会根据文件蕴含的情感价值来判断是否存储)、删除(当遇到信息非常无用、内存不够、更换手机时)、重新梳理等。

媒介如何影响了数字仓鼠的记忆存储?

如上所述,数字仓鼠可以上传资料至本机、云端与公共网络等载体,受当今的媒介互动方式影响,下文主要讨论后两种选项,这也是影响数字媒介记忆最为显著的场域类型。

在讨论之前,首先需要了解下“媒介记忆”的概念。

天普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卡罗琳·基奇(Carolyn Kitch)提出了“媒介记忆”(media memory)的说法,以此探讨媒介是怎样通过扮演“记忆代理人”的角色,与社会其他领域互动 [1] 。

但在后续的研究之中,“媒介”的概念不断泛化。例如,既有对于以影视作品、漫画、小说等以文化为主的信息载体的样本分析,也有对报纸、广播、电视等新闻媒体的样本分析,当下还有对社交媒体、公共社区等网络舆论场的样本分析。由此而辐射出的记忆类型大有不同。

有研究者指出,“媒介记忆的边界需要适当收缩”、辩识“媒介”与“媒体”的细微差别。在此基础上,相比“媒体记忆”更多强调机构化的新闻媒体进行的记忆实践活动,“媒介”指的则是传递信息的中介,具备作为平台与工具的物理功能而非社会功能,而“媒介记忆”对应的是“非机构化、一般媒介的记忆活动”。社会上的草根式个体将生活经历整理上传至网络,这也意味着,在媒介的载体之下,自我的数字记忆随之被生成。

而在其中,平台的助推力量不可忽视。复旦大学教授邵鹏是国内最早一批进入“媒介记忆”研究的传播学者之一,他指出,在人们将需要记忆与保存的内容上传到媒介空间的过程中,“媒介的功能正在发生蜕变,由原先的信息生产中心正逐步演变为信息记忆中心”。[2]

文章来源:《数字与缩微影像》 网址: http://www.szyswyx.cn/zonghexinwen/2021/0407/868.html



上一篇:冬季胎压调多少最安全?修理工说出答案,数字
下一篇:数字货币交易平台Coinbase:预计一季度已核实用户

数字与缩微影像投稿 | 数字与缩微影像编辑部| 数字与缩微影像版面费 | 数字与缩微影像论文发表 | 数字与缩微影像最新目录
Copyright © 2018 《数字与缩微影像》杂志社 版权所有
投稿电话: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