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指南
来稿应自觉遵守国家有关著作权法律法规,不得侵犯他人版权或其他权利,如果出现问题作者文责自负,而且本刊将依法追究侵权行为给本刊造成的损失责任。本刊对录用稿有修改、删节权。经本刊通知进行修改的稿件或被采用的稿件,作者必须保证本刊的独立发表权。 一、投稿方式: 1、 请从 我刊官网 直接投稿 。 2、 请 从我编辑部编辑的推广链接进入我刊投审稿系统进行投稿。 二、稿件著作权: 1、 投稿人保证其向我刊所投之作品是其本人或与他人合作创作之成果,或对所投作品拥有合法的著作权,无第三人对其作品提出可成立之权利主张。 2、 投稿人保证向我刊所投之稿件,尚未在任何媒体上发表。 3、 投稿人保证其作品不含有违反宪法、法律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之内容。 4、 投稿人向我刊所投之作品不得同时向第三方投送,即不允许一稿多投。 5、 投稿人授予我刊享有作品专有使用权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通过网络向公众传播、复制、摘编、表演、播放、展览、发行、摄制电影、电视、录像制品、录制录音制品、制作数字化制品、改编、翻译、注释、编辑,以及出版、许可其他媒体、网站及单位转载、摘编、播放、录制、翻译、注释、编辑、改编、摄制。 6、 第5条所述之网络是指通过我刊官网。 7、 投稿人委托我刊声明,未经我方许可,任何网站、媒体、组织不得转载、摘编其作品。

“造字”小生叶天宇,让“平价字”闪亮登场

来源:数字与缩微影像 【在线投稿】 栏目:期刊导读 时间:2020-09-09
作者:网站采编
关键词:
摘要:心中“种”下梦想的种子 90后小伙叶天宇是北京人,2013年从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数字媒体艺术专业毕业后,顺利进入一家互联网公司,成为一名设计师,从事界面设计与产品开发。

心中“种”下梦想的种子

90后小伙叶天宇是北京人,2013年从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数字媒体艺术专业毕业后,顺利进入一家互联网公司,成为一名设计师,从事界面设计与产品开发。

互联网产品设计更新迭代速度非常快,快到根本没有时间把一份作品做到满意。在日复一日的“快餐式设计”里,叶天宇心里充满着浮躁和惶恐。他热爱设计这份工作,却不认可自己的工作状态,他特别想做一些能让自己有较大提升的事情。

一次,一位客户找叶天宇设计海报,交稿时他提醒客户,海报字体是需要付费的,否则可能构成侵权。七算八算下来,字体的版权费比设计费还要高。客户告诉他,因为正版字体太贵,很多人只能选择用盗版。

难道不花重金就只能用盗版吗?盗版光盘、盗版游戏、盗版软件,甚至连老祖宗留下来的汉字,都要用盗版?这样的现象刺痛了叶天宇的心。他心里突然一动,如果能设计开发出一套字库,价格又便宜,这样不是能让更多的人用得起正版字吗?

心中有了梦想,此后除了上班,叶天宇就拿起笔,徜徉在字体设计里。只要与文字在一起,他的内心就会宁静而平和,那些浮躁那些彷徨顿时烟消云散。叶天宇发现,自己对字体的喜爱,早已深入骨髓。

叶天宇一边工作,一边设计字体,足足“折腾”了近两年时间。在这期间,他设计出很多种字体,但由于还忙于公司里的业务,这些字体都处于“半拉子”形态。

跟文字结下“情缘”

2016年春节,叶天宇作出了一个让许多人意外的决定:辞掉所有工作,专心设计字体。

设计什么字体?叶天宇在苦苦思索。有一天,他在大街上走着的时候,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街道两边的店铺招牌。他发现,招牌字体的同质化非常严重,要么一色的黑体,要么一色的楷体,或者宋体,且没什么新意和设计感。

那一刻,叶天宇觉得找到了方向,他打算设计一款新颖的字体,让大街小巷的店铺多一种选择。回到家后,叶天宇翻阅了许多古籍,最终在明朝嘉靖年间的魁字五经古籍中找到灵感,创新地设计出一种新的简体汉字,叶天宇称之为“招牌体”。

叶天宇按照自己的构想,先把字体在草稿上画出来,经过反复修改后,形成初步的字样。此时他的心里没有底气,因为这毕竟是主观性的审美,万一得不到支持,或者没有人愿意使用,所有努力就白费了。

忐忑中,他把字样发到论坛征求意见,没想到收获了几百万的阅读量和众多设计师的支持,这无疑给了叶天宇极大的信心。

然而,事情并没那么简单,字体设计是一个小众行业,就连如何把字体变成字库,叶天宇都不知道。偏偏字库方面没有经验可以效仿,一切都得靠自己摸索。无奈之下,叶天宇找到一些国外网站,自学软件应用,一点一点地吸收、消化,前后共花了四个月的时间,终于把整个字库的流程技术攻克。

方法掌握了,但要开发一套字库,需要设计7000多个汉字。按照叶天宇的经验,完成一个字最快要半个小时,每天如果平均工作8个小时,一天16个字,设计一套字库至少需要一年零两个月时间。这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叶天宇决定挑战自己。

做字库第一步,首先手绘出几十个字发布在网上,选择大家喜欢的风格,反复打磨,然后扫描到电脑上,将手绘的字变成数字化的矢量图,再慢慢扩展成两三百个“模板字”。接着,从这几百个“模板字”中,提炼出基本笔画、偏旁部首,进行细致的归纳和调整,最后放入软件里进行编码,才算做成一个字库。这中间不能有半点浮躁,否则就可能出现“败笔”。

每天,叶天宇就像一位入禅的僧人打坐那样,一笔一画静心琢磨,窗外的繁杂已经云淡风轻。时间长了,字体设计成了他的习惯,不管是坐地铁,还是听书喝茶,他都要随身带着一支笔,走到哪儿画到哪儿,购物小票、包装袋上都有他的字。有时候,半夜睡不着,他索性打开电脑,一边听音乐一边设计字体,不知不觉间凌晨来临。叶天宇开玩笑说:“天天都想和文字在一起,就像谈恋爱一样。”

经过一年多时间的“疯狂输出”,叶天宇最得意的两种字体“招牌体”“乐敦体”诞生了。两款字体发布后,受到网友的支持和好评,有人称赞说,“凌乱的招牌从此改变”。

让字体动起来

开发字库的过程是枯燥的,但叶天宇却能苦中作乐,玩出新花样。他设计出一套动画汉字,如“伞”字,外面下着雨,一开伞就挡住雨了;“骨”字,像拍X光片一样,能看到人的骨头;“鼻”字,感冒了流鼻涕,又猛地吸了回去……

文章来源:《数字与缩微影像》 网址: http://www.szyswyx.cn/qikandaodu/2020/0909/390.html



上一篇:数字影像身体的审美特征
下一篇:略谈中国画名称中数字的寓意

数字与缩微影像投稿 | 数字与缩微影像编辑部| 数字与缩微影像版面费 | 数字与缩微影像论文发表 | 数字与缩微影像最新目录
Copyright © 2018 《数字与缩微影像》杂志社 版权所有
投稿电话: 投稿邮箱: